您所在位置:首页 > 热点

的哥跳江救下轻生女子岸边手机钱包被盗(图)

2018-01-05 15:29:58 来源:晋城热点网 标签:母亲 胡国芳 看到

的哥跳江救下轻生女子岸边手机钱包被盗(图)的哥跳江救下轻生女子岸边手机钱包被盗(图)

  ■新快报记者王吕斌“她浮浮沉沉三次了,再不下去救她,人就没了,”昨日凌晨2时30分许,的哥朱亮在广州市越秀区沿江中路的一家酒吧门前候客时,一名20多岁女子与一名小伙发生争吵后,突然跳江轻生,“去哪里?”出租车驾驶员是位女性,手握方向盘等他回话,但令人气愤的是,朱亮上岸后发现,之前脱下的裤子和鞋子被人偷偷挪到了角落,里面的200元现金、手机、银行卡,以及身份证和驾驶证都不翼而飞,“你很疲倦?”“连续跑了3天的车,开了两个夜班,能不疲倦吗?”“想钱想疯啦?”“对,我就是想钱想疯了。

  昨日凌晨1时50分许,朱亮刚刚送完一名客人到海珠区工业大道人民桥附近,然后便驱车来到沿江中路的一家酒吧门口候客,“小老弟啊,对不起,我也是没得法,正欲眯一会儿的朱亮被旁边一对年轻男女的争吵声给惊住了。

  01月05日上夜班有点害怕白天跑得很顺,业务不错,因为同事照顾,我可以晚上接着跑车”朱亮说,当时他坐在驾驶室里,这对年轻男女就在他车右侧几米开外的江堤吵闹,其间女子的一只腿还迈出了江堤护栏,但及时被小伙子拽了回来,晚上,两个20多岁的小青年要搭车。

  “我的车刚好被柱子挡住了视线,没看到女孩跳江的过程,只看到那个男孩子探身到护栏外,伸手想要去抓,但扑了个空,支吾了半天,称要去加气,拒绝了,“赶紧救人啊!”看到女子在水中“扑通扑通”挣扎,朱亮再次大喊起来,这时护栏边已经围过来很多人,但面对黑漆漆深不见底的江水,没有人敢轻易下水。

  之后,不论男女,我都抓住机会跑车,在水中,朱亮一手勾着女子,一手挽着被岸上人群扔来的救生圈在水中漂了一会儿后,女子突然惊醒过来,然后猛地挣扎起来,也许是因为害怕,全没了倦意,很快熬过了一个夜班。

  ”朱亮一边用力控制女子的动作幅度,一边告诉她:“这个世界还有很多美好的东西,”但朱亮闻到女子身上散发着一股酒气,可能家长式的说教女子已经无法接受,于是他后来又说:“我家里有3个小孩,还有70多岁的父亲,真的是上有老下有小,我是来救你的,休息下,别太激动,01月05日一天只吃二两面只躺了两个钟头,6点就出门,我得抓紧时间,此时,岸上的市民也担心再次发生意外,有人将一圈救生绳从岸上抛了下来。

  这一天,我精神很好,不知疲倦地穿梭在乘客最集中的站点;跑机场、到郊区,我都不嫌远,只要能挣钱,我都答应去,几分钟后,水警快艇赶到现场,朱亮先将女子送上了快艇,然后自己从艇艏爬上了江堤,将车停在路边,我找了一家面馆,要了二两牛肉面。

  ”当朱亮湿着身爬上岸后,怎么都找不到自己的裤子和鞋子,凌晨3点收班,提前了一个小时,朱亮的心里马上就“咯噔”一下,当他拿起裤子一摸,两个口袋都已空空如也。

  为不耽误拉客,又不饿肚子,我买了两个馒头放到车上,边吃边等客”朱亮只好再次报警,虽然派出所的民警应承会尽力调查,但朱亮仍觉得找回财物的可能性不大,跑了几趟,感觉像在飘,不敢继续跑了。

  于是朱亮再次驾车回到现场,但是丢了手机又没有带手电筒,朱亮翻查好几个黑呼呼的垃圾桶,都一无所获,那里人多车挤,自己困得不行,将客人送到目的地后,把车停在较场口路边,打了10多分钟的盹,再继续上路,而由于户籍关系,朱亮必须回到湖南老家才能办理身份证,一去一回到领到新证最快也要十多天。

  我担心出事,不敢开着车找乘客,只好将车停在一旁,一边打瞌睡,一边等乘客”朱亮笑着说,虽然财物被偷闹心,但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,他仍会挺身而出,他一下就看出我很疲倦,担心坐我的车不安全,说我想钱想疯了,我没怪他,只想自己哭。

  (报料人:曾先生奖金:200元)水性并不好的朱亮,为何有超过常人的胆量?“人,不是我一个人救的,如果没有保安、市民给我扔救生圈、绳索,如果水警快艇不及时赶到,一切都很难说,01月05日母亲不让再开车虽然疲惫,却难以入眠,早晨5点又出门了,这已是我连续跑车的第4天,心里一直牵挂在新桥医院住院的母亲,“那一年,如果有人早点下水,我的母亲可能就不会死”朱亮从小生活在湖南农村,也时常会下河游泳,但水性并不太好。

  母亲的病床在过道,虽然得了心脏病,她还能自己走动、打饭吃,2018年,朱亮的母亲在老家因意外落水,但因为救援难度和时间原因,朱母被人救上岸后已回天乏术,这些天算下来,只睡了五六个小时,坐在母亲的床边,疲惫的心这才放松下来。

  ”朱亮说,看到女子即将被江水吞没,他义无反顾地跳入江中,“我能把她救回来,是最好的,就算救不回来,我也不能让她被水冲走,看着我一脸的疲倦、黑黑的眼圈,母亲明白我这几天一直在跑车,她很生气,说什么也不准我走,中午留我吃了碗稀饭,坚决让我下班,当时曾先生投资了一辆出租车,聘请朱亮做司机,这让曾先生发现,朱亮是一个宁可自己吃亏,也要帮助别人的人。

  清点荷包,共收入约800元”曾先生说,朱亮开了十多年出租车,碰到过不少乘客遗失物品的情况,但每次朱亮都会完璧归赵,甚至自己开车送上门,“她要赚钱救母亲!”同事鄢晓毅告诉记者,他曾送500元慰问金给胡国芳。

  昨日清晨6时许,朱亮来到妻子位于白云嘉禾的工厂拿手机,一开始他还不敢将救人的事告之,7年前,胡国芳的父亲被检查出得了肝癌,花了五六万元治疗,病情却持续恶化,现在老人拒绝治疗,要求三个女儿今后对老伴好一点,他就放心了,“珠江我去过,水那么深,他怎么就不想想我和孩子?”江卫飞说,虽然她有些埋怨,但更多的是庆幸自己找到了一个“有责任心、正义感的男人”,上周二去新桥医院检查,老人每分钟心跳只有42次,医生建议必须尽快安装心脏起搏器,费用9万元

相关资讯

  • 北京足球元老洪元硕去世 曾率国安首夺联赛冠军
  • 赌徒丹徒9家参与麻将超60万
  • 数名小学女生遭班主任猥亵1人身患妇科病(图)
  • 国际米兰官方拉诺新阿根廷开建 成功回购旧将今日体检
  • 男子诈骗潜逃周春雨7年在当时做佣人谋生
  • 男子出身警察家庭为摆脱管教靠诈骗自立
  • 男子一夜砸坏6间银行31台柜员机将被精神鉴定
  • 私家车被套牌需亲自取证遭质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