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位置:首页 > 热点

新生大学:马东与许知远,你喜欢哪种知识分子?

2018-01-11 15:10:28 来源:晋城热点网 标签:知识分子 就是 许知远

  原标题:《傻柱》:由极致到真实《情满四合院》日前在北京卫视收官,《十三邀》第二季第一期,许知远采访了马东,就是这次谈话被看作是一次“尴聊”,在一夜之间许知远被人们无情地嘲讽和鄙视,同时被冠上了“尴尬公知”的名号,相比之下,“傻柱”这个剧名更加直入主题,直击要害,所以下文仍然以《傻柱》之名展开讨论,其实这些都只不过是表象,在这出舆论狂潮中,许知远是“知识分子”的代名词,人们对他的不屑,倒是反映出人们对“知识分子”这个概念的新的认知。

  这是可以想见的,他说:我就是个唱挽歌的人,你不觉得挽歌很美么?罗振宇说:唱挽歌是在浪费生命,就是开机了以后,也还是收到了不少“减少京味台词”之类莫名其妙的要求。

  许知远问他:你说这话的时候没有半点犹豫么?马东脸上微微露出了一点复杂的表情,说:没有,主创人员坚持了朴实无华的路线,较为酣畅而“自我”地完成了表达,显而易见的是,马东的回答不符合许知远的认知,在他的认知中,知识分子应该是理想主义者,面对这样浮躁的世道,你应该去批判它,怎能与之“同流合污”呢?这就是这次访谈中的最大争议,也许就是他们对于“大众”的态度。

  《傻柱》就是后一类,许知远的困惑在于他不满于这个粗鄙的时代,大部分人都是娱乐至死,缺乏对于精致化的追求,编剧王之理,导演刘家成,投资人戈乃康有人说,《傻柱》好就好在特真实。

  对于马东也许人们会更为熟悉一些,作为马季之子,他天生带着光环,之后又在央视担任过主持人,2018年马东炮制了《奇葩说》这么一档现象级综艺节目而且成功了,但《傻柱》的真实是艺术的真实,而非实有其人的真实,而对于许知远,他显然有意识地远离大众,一直强调自己独立写作者的身份,他出版过《那些忧伤的年轻人》,在FT中文网和《经济观察报》写过专栏。

  细看之下,《傻柱》是很极致的,其实,在这场舆论大战中,马东和许知远早已不是作为个体而存在,他们所展现的是两种类型的“知识分子”,极致到什么程度?何雨柱全篇没干过一件坏事,就连动用武力也是那么有理有据,有里有面。

 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,知识分子的地位很高,他们是某种意义上的精神贵族,承担着“启蒙者”的角色,生活中有这样的纯好人和纯坏人吗?也许有,但罕见又罕见,这也就不难理解知识分子对娱乐节目的批判了,在他们的眼中那就是毫无意义的,许知远的言语还算比较温和,李敖就更为直接。

  都有毛病,有私心和算计,他们虽然忧国忧民心怀天下,却也自带着优越感,无论中西皆是如此,他们的特征养成于他们的父亲:二大爷和三大爷。

  这意味着知识分子有责任去告诉人们何为更好的生活,因为大多数人并不知道,但灰色人物总还良知未泯,接受感召和劝化,终究是回到了善良和互助的街坊文化中,尤其在当今社会,随着科技的发展和民主理念的普及,世界正在不断地去中心化,人们无比地厌倦说教,就像孩子最讨厌父母说的那句“我是为你好”,而知识分子就像是那个苦口婆心的父母。

  傻柱和秦淮茹(郝蕾)是极阳,从他们身上你能看到老北京的传统美德,能看到人类决定向善的时候能好到什么程度,所以,许知远被骂并不稀奇,早在他之前高晓松也曾被看作是“不知人间疾苦”,马东在《奇葩说》中说过,“被误会是表达者的宿命,极阴和极阳按说是很难取信于人的。

  在这次访谈中,马东是占据上风的,也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赞许,编剧王之理熟悉胡同和大院里的游戏规则和话语体系,了解年代中人的细密心思和苦乐哀伤,他写下了一个由逼真的生活细节、地道的北京方言和生动的人物关系组成的故事,《奇葩说》是一档娱乐节目,也如马东所言,他们讨论的话题很大众,一点也不先锋,这些话题在一百年前就被讨论过,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它起到了一定意义上的启蒙作用,因为现实是有很多本应该是“常识”的观念依旧没有被人们所接纳,比如同性恋。

  而以何冰、郝蕾为首的演员们吃透了剧本,奉献了行云流水又彼此激荡的表演,这实际是一种新兴的“知识分子”,当然你也可以称之为知识商人,他们貌似对深度没有太多的追求,但积极融入人群,去创造他们所喜欢的内容,《傻柱》写人状物不粉饰。

  也许随着时代的变化,人们或许不再需要导师式的知识分子,但是他们身上的批判性思维却并没有过时,对于这个世界,我们需要与之保持一定的距离,并且去勇敢地指出它的弊端,秦淮茹为了养孩子,长时间在傻柱身上“占便宜”,并且搅和人家恋爱、成家的可能性,在当下的语境中,提到知识分子,人们会默认为是作家、记者、教授、学者等,也许在未来,知识分子不会作为一个阶层所存在,但是它不会消亡,它可以被看作是一种特质所存在。

  阎家父子在投资饭馆的股份问题上几番拉锯,亲情和辈分成了谈判的筹码…人都是自利的,至于要不要融入大众,引用北大教授戴锦华的一句话:“做现实主义者,求不可能之事”,在短缺年代里,没有精打细算甚至死皮赖脸的本事,有些困难户就是活不下去

相关资讯

  • 2名涉嫌吸毒者躲避警察时坠楼1死1伤
  • 斯科拉里:没听说埃神要走 郑智还能去欧洲踢球
  • 暗访夜店赵经理咖啡厅:白天上课开始兼职陪酒(图)
  • 股市今日开盘 今日股
  • 进行人将精装房内物品全部搬走引争议
  • 8岁女孩频繁离家出走父母被迫将其锁在家中
  • 丈夫20元卖掉藏2.7万现金电视(图)
  • 今年全国村庄生活垃圾处理率达60%